2017年9月14日 星期四

水中小生物,教學小改變!!

教學目標升級
國中生物科有個「水中小生物」的觀察活動,老師對這個活動真是又愛又恨,愛的是:此活動一出,必能收服小七的心,沒有一個孩子逃得過翻滾小生物的魔力,恨的是:小生物難掌握,水樣中生物密度太低學生根本找不到,即使有生物也是一溜煙即過,常常是老師看得很高興,學生只看到沙子、氣泡。

通常我們會將水中小生物觀察的教學目標定在:熟練顯微鏡操作技巧或引發學生對生物的興趣,但是其實這裡可以結合「細胞的構造」和「生物體的組成」,做到觀察,歸納、依特徵分類等,只要小小改變就能讓學生學得更踏實。


用斑馬魚看血液循環
台師大生命科學系呂國棟教授的實驗室,因為研究斑馬魚,將斑馬魚發展成可供國中生物課學習的課程,這兩年我參加過幾次活動,前年也邀請他們來壯圍國中、去年到內城國中分享(都是6堂課,一整天,我真是太狠了…),前兩次主要以斑馬魚的研究為主(動物行為相當有趣阿,學生很喜歡),配合的課程是第四章的血液循環,有別於課本內的魚尾鰭血流觀察,只能看到血液、血管,用斑馬魚做觀察材料,可是連心臟的收縮,甚至心房心室都清晰可見的,用慢速攝影甚至可以看到瓣膜(我就是為了慢速攝影換手機….沒想到雙鏡頭的手機,一轉換放大倍數,就自動跳換鏡頭….),也可以看到全身血液如何流出和流回心臟,真是非常好的材料。以下第二個斑馬魚影片是之前用慢速攝影機拍攝的,老師們有看出魚的心臟和教材中人的心臟很不同嗎??要如何引導學生發現這個差異??可延伸到那些單元??對了,學生問了:為什麼血液看起來是白的??透明魚連血液也是透明的嗎?你說呢?




養魚的副產物成為實驗材料
今年,因為知道吳曜如博士因為研究魚而養了很多額外的生物,如草履蟲、水蚤、黃花貍藻…等,所以我和曜如老師商量,是否可以帶這些小生物來宜蘭和小朋友玩!!於是有了復興國中(四班、一班一節課)和宜蘭國中(班、一班一節課)的水中小生物特別課。
水中小生物觀察
一、觀察設備及材料
課程的設計是全班分6小組(3大組),採跑台模式,三台材料及觀察重點分別是:
A:每組3台手機顯微鏡、懸滴玻片+斑馬魚幼魚(出生3天,全身透明,心臟血管血球….可清楚觀察)---觀察斑馬魚的血液循環
 B:每組2台手機顯微鏡、一台示範用的複式顯微鏡(學校提供)、現場製作水蘊草水埋玻片(也有加鹽水,作質壁分離觀察)--- 手機顯微鏡觀察水蘊草,複式顯微鏡(示範)觀察原生質流動及質壁分離
C:各組2台複式顯微鏡,一台示範用的複式顯微鏡、製作好的草履蟲玻片(在水中加幾粒酵母菌,以吸引草履蟲聚集,方便觀察…這小撇步很重要阿)
學生自備手機或平板(和顯微鏡數相當即可)
以下第一個圖是:平板架設在複式顯微鏡上,觀察小生物
第二個圖是手機顯微鏡+平板


 二、觀察方式及內容:
1.老師(吳曜如)簡要說明,引發學生對水中小生物的好奇,並說明學習單內容及寫法,如:生物名稱可以翻書或問老師、生物特徵可以用畫的,第4題的你認為這是單細胞生物或多細胞生物,可以用猜的,但要說出猜測的理由。最後有兩題總結題,第一題:排出3(其實是四種)生物的大小,提示可參考B組,同一樣本在複式顯微鏡和手機顯微鏡下有何不同?? 第二題:將以上生物分成兩類並說出分類依據,因怕學生不懂二分法,所以舉例說明,如ab一組,c另一組。
2.每組(ABC各有兩組)在助教(指導老師)簡單講解後進行觀察,及記錄。
3.10分鐘後,轉台
4.討論及寫學習單(原規劃如此,但沒有一組願意離開阿…)

三、課堂紀錄
在師生互動的過程我觀察到一些有趣的事:
1.學生的生活經驗:老師說:我們實驗室因為研究....所以會用到動物做研究材料,你們認為會用什麼生物?幾乎每一班都能答出小白鼠,但意外的是幾乎每一班都有人答青蛙,不知道這個印象是從哪裡來的?
而當老師問:你覺得我們會對研究動物做哪些事?? 「灌藥」是第一個答案,原來多數學生認為白老鼠是被用來灌藥的!!!
老師問:水中有那些生物?幾乎都答:魚,追問:小生物呢??很多學生答微生物,至於微生物是什麼??答案可精彩了:海洋弧菌、藍綠藻、螺旋藻….反而對最常見的「大腸桿菌」很陌生!看來很多人家裡有「保健食品」或「關心災害」新聞!!
2.觀察、發現問題、思考:因為學校進度還不到第二章,所以還沒教到細胞、生物組成,反而可以聽到很有趣的答案,如:在水蘊草組,學生說看到的是細胞壁(我心裡以為他們知道一格格的是細胞壁),但接下來說:這應該是單細胞生物….到底他們認為什麼是細胞壁阿。不過在示範組看原生質流動時,老師問:有沒有發現綠色顆粒都沿著壁流動??為什麼不會流到中間??請對照課本的細胞圖,推測一下答案,他們又推得出來是液胞;草履蟲那組我們故意不講名字而要學生參考附錄去查生物名,很多學生都說是眼蟲(外型是有點像啦),師問:眼蟲是綠的….,他們說:這是綠的阿….,在顯微鏡下看起來其實真的不像課本說的透明無色(尤其在吃了很多酵母菌後),但也不是綠色阿…,學生的「辨色力」很特別啊!!而當老師提醒學生思考酵母菌為何不斷在轉動?學生說:因為蟲跑來跑去,再請她看某些沒有在跑動的蟲,他周圍的酵母菌是否也會動?為什麼??學生的答案是:酵母菌自己會跑(就像看到水蘊草的葉綠體在流動,學生也說葉綠體會運動)…,課後我在思考:要怎樣才能證明酵母菌或葉綠體並不是自己在動而是被水流帶動??大家有比較好的教法嗎??另外,有個學生問了很好的問題:他問,這是做麵包的酵母粉嗎??師:是,生:麵包加了酵母粉後,也會變出圓圓的酵母菌?? 師:會喔,生:那做麵包為什麼要放酵母菌?? 師:你可以回家查查看,或問生物老師喔!





3. 在一節課中,可以看到學生很有興趣,會自己找(學習意願超高),會寫學習單,但從寫學習單也看出學習的隱憂:正確答案的束縛---在寫()出特徵這題,學生很少能自己寫,而是要徵求老師、同學意見,得到標準答案、後才敢寫,如,生:老師,水蘊草是什麼樣子??師:你覺得呢?生:像格子….,師:那就寫像格子阿,學生彷彿得到聖旨,趕快去寫!!一定要有正確或和同學一樣的答案才敢寫,沒有自己的想法,對自己沒信心....這是怎麼造成的??難道不是我們長期的教育模式害的嗎
教學要會變通
這次斑馬魚團隊出動1個講師3個助教,並且帶了10部手機顯微鏡,才達成這樣的任務,一般老師做得到嗎??我想一般老師絕對無法在一堂課做到這些事,但可以採取別的方式,如:分成3或四節,則甚至可以加入更多素材,一樣可以做到,就看老師覺得值不值得為了水中小生物投資這些時間。
其實我一次讓老師帶這麼多素材,是在嘗試一些教學技巧,如:跑台(材料或時間不足時的好選擇),更重要的是:有意義、有思考的觀察---老師不多做講解(把觀察時間拿來講解,真是浪費阿),不要求答案,但提出一些可以思考的點,留下問題希望能引發學生自主學習的動機。
實驗課不只在實驗室、不只是寫活動紀錄
另外,上完實驗(觀察)並不表示學習就結束了,我們可以做些事使學習效果更延伸,如:把實驗觀察的影片拍下來,在下一堂課作為素材來討論(討論重點或提問可以是實驗課中的對話或引發的新問題),當學生看到他們觀察過的草履蟲再次出現,對話應該很容易展開。而需要較深入討論的問題(如學習單最後兩題),也是實驗過後回教室討論的題材。實驗課不只在實驗室,不只是寫活動紀錄,是一連串的準備、進行與延伸學習!
*感謝台師大生命科學系吳曜如博士,設計所有課程、打點器材,還提供好多草履蟲給老師們!!研究生:林維星、洪修翊、李宗祐擔任助教,講解引導的功力不輸資深老師喔,而且很有親和力,受學生喜歡啊!!
*宜蘭國教輔導團國中自然團將於11/7邀請吳曜如博士來擔任講師,教大家斑馬魚透明標本製作,及多種實驗生物(草履蟲、水蚤、黏菌….)培養的經驗,生物老師一定要學會養實驗生物,教學才能精彩啊!!
補一個水蘊草原生質流動的高畫質影片(吳曜如拍攝)

2017年7月7日 星期五

夢N在宜蘭的省思---一起走出更廣,更快樂的教學路

雖然我是夢一,夢一回娘家和夢二(臨時上場)國中自然組的總召,也參加過幾個縣市夢系列研習擔任講師,但我對夢系列是有一些疑慮的,包括:需要這種大拜拜形式的研習嗎?有發揮講師培養,在地化的功能嗎?? 由於執著於"講師培養"的想法,所以夢一回娘家之後我就不再擔任總召了(夢二是臨時狀況,只好緊急補位),而是從種子講師群中推薦新總召,新講師人選出馬。這次夢宜蘭,我們目標在培養新的總召和講師,所以硬是用我和皮卡(林莞如老師)會當後盾的甜言蜜語把鄭志鵬老師騙來當總召,把宜蘭的專輔、兼輔、探究教學團隊…也推上講台。我們在會前進行溝通,建立帶領共備的共識、模式後,第1天他們是學員也是助教,邊做邊學,第2天分享他們長期共備產出的教案,並協助共備進行,這些是他們日後擔任講師的基礎訓練!!
但對於大拜拜的疑慮,在這次夢宜蘭之後,有一點修正:
只要肯來就有改變的可能
還需要大拜拜嗎?我會這樣問,是因為看到那麼多老師參加過夢系列研習,我們應該不缺熱情的老師了,所以燃起熱情、鼓舞士氣的點火工作應該可以告一段落了。但是即使是像自然組這種已有超多共備社群、自主研習的領域,仍然還有很多火燒不到的地方,如:在夢宜蘭國中自然組,有遠從胡志明市回來參加的老師,夢系列是他們很難得的研習機會、模式,是充電的好時機。也有其他縣市的老師說:「好想再參加這樣的共備,老師你能來xx縣和我們共備嗎?」,表示其實還有滿多老師在找理念相近的、能一起共備的老師,那麼大拜拜能讓更多老師聚在一起,也許能發揮媒合的功能。
其實,讓我完全改觀的是臉書上的互動回饋,我看到國文、英文、數學、社會、藝術….等領域的老師頻頻發出激動感動的心聲,也許真的有人在散會時感動到哭了呢!!!
尤其是復興國中老師的動態,讓我這個自認沒血沒淚的人,感動到快哭了!透過臉書看到復興的老師,出現在各個場次,一些很少在臉書上發文的老師,也因為參加同一個廟會而興奮地交換心得(即使只是談論偶像,至少有交流互動了)...,我看到復興再次活起來了!!也許,還有很多學校需要這樣的大拜拜去擾動、去點火!
所以現在我是這樣想的:即使大拜拜吸引的只是來看熱鬧的老師我相信只要肯來看熱鬧,就有改變的能,我相信大拜拜有法力可以幫老師找回初衷,這就是大拜拜的價值!!
自然組的課程:共備為主、演講為輔
至於講師的在地化與新講師的培養,這是國中自然組一直以來的共識,所以我們的課程設計從來不是以能請到神人、大師來演講為滿足(自然科其實一直沒有神人、大師,只有夥伴)我們的研習內容大綱是:自然領綱導讀、探究教學示例、共備模式示範及實作、共備成果發表分享!其中自然領綱導讀、探究教學示例大多由我,林莞如老師,鄭志鵬老師擔任,這是因為我們三個都是領綱委員,也一起在探究工作坊擔任教練,我們在這兩個場域被磨得有點了,希望把實作的經驗和老師分享,讓老師回教學現場能更順利,更輕鬆!! 而共備模式示範及實作則請現場老師以自己的案例來分享,並和老師一起共備,最後產出共備的教學計畫或教案,並互相觀摩分享!!



共備的目的不只在產出教案,更在培養共備的帶領者
我們的共備是有一套SOP的,包括教學計畫、教案格式、討論、帶領的方式等,我們的目的不是在產出教案,而是在示範共備的理念、模式、實作方法,希望老師回到學校後能變成校內或跨校共備的引發者、帶領者!所以我們最期待的是各校領召、課發、主任甚至校長能來參加,因為他們負有課程領導的責任(權力)!這次自然組有多位組長、主任、校長參加,雖然講師們難免有壓力,但也都覺得看到希望!!



一起走出更廣,更快樂的教學路
我在夢宜蘭看到了希望但也看到一些隱憂!!以宜蘭來說,不管是輔導團辦的研習或這次的夢N在宜蘭,參加者都以小校的教師較為踴躍,幾個大校的參加率相對較低!!造成這個現象的原因,也許是因大校資源較足,校內自己就可以共備或請人來演講,所以老師不必參加外面的研習!但關起門來研習和走出校門去研習還是有不同的,因為很多眼界、氣氛是自己校內的同溫層所無法給的,所以我還是建議老師們能多和跨領域、跨校、跨縣市、甚至跨界的人交流,會有意想不到的衝擊與收穫!!
大家都聽過:一個人走走得快,但一群人走走得遠!!其實我覺得有些人的確一個人可以走得又快又遠,但只有一群人才可以走得更廣,更熱鬧!!因為大拜拜,我們找到可以一起走的人,我們一起走出更廣,更快樂的教學路!!

讓教育更公平

翻轉教育,教育翻轉了什麼這篇文章的作者是我的國中導師班學生,最近因為他出了書(追著時差的任意旅行(北美及歐洲)、追著時差的任意旅行 2(亞非澳洲)),藉著跟他要簽名書的機會,我們聊了一些想法,他說也和高中老師聊了一些教育問題,我發現從外人的角度來看教育,其實可以提供很多不同的觀點。
前兩天看到她寫了這篇專欄文章,但因為我正好在蘭女進行夢N在宜蘭的研習,所以直到今天才有空來閱讀。安喬一直鼓勵我把關於教育的想法寫出來和大家討論,看學生都寫得這麼好,我也來補充一些想法好了!
我想安喬要談的不是"要不要翻轉""要哪一種翻轉",而是國民教育的公平性,照顧弱勢的必要性!!
從作業看不公平
安喬文章中說的20年前"電腦"作業造成的不公平,在今天還是存在的!!
當老師說:這些孩子回家根本不寫作業,家長根本不管孩子時,其實反過來看是:老師分派的作業或學習模式正在製造不公平!!因為:孩子回家根本不寫作業,可能是孩子家根本沒有寫作業環境,孩子根本找不到寫作業的時間、地點或氛圍(父母根本不認為孩子要寫作業),這跟20年前安喬沒辦法在家完成老師交代的作業是一樣的,安喬當時是大老遠進城去圖書館借電腦才解決這問題,但如果這作業是出給小到無法自己去找資源,或就算努力去找也找不到資源的學生,那他只好不交作業了!!老師出作業時並沒有考慮學生的個別狀況,最後以沒教作業來評斷學生,是否有點不合理?
我總覺得國民教育,公立學校要負的責任是:給弱勢學生奠定基本學力、保障弱勢學生的學習機會!!作業來說:只要有一個學生可能因家庭因素而交不出作業,我就不出這樣的作業,比如:考慮到學生家裡可能沒電腦、網路,我很少出一定要用電腦才能完成的作業少數幾次一定要用到電腦,也會安排借用學校電腦的時間、方式。我的作業幾乎都是在課堂上作(資優方案或特別課程除外),我負責督導學生完成因為我知道只要讓學生把作業帶回家,學生就有各種理由、藉口或事實而不做至於在課堂寫作業會不會很花時間而影響學習進度,內容??其實我的作業形式是上課筆記,老師邊講學生邊紀錄,我上完課他們的作業也完成了,完全不花時間。當然,剛接新班時可能要花將近一個月耐心的磨他們,教他們怎樣做筆記,但一旦養成習慣,之後就完全按一般進度進行了!!學生不必花時間寫回家作業,上課會更認真專注,還多學了筆記的功力,並沒有影響學習進度,內容。至於這樣寫出來的筆記會不會很亂,差異很大??我的標準是:筆記是要幫助學生學習的,他自己看得懂就好,不必要求工整(我自己的筆記就是鬼畫符),另外,我知道有些程度較低落的學生可能跟不上,所以我容許他們選擇寫筆記的方式:如抄某一段相關課文或畫課本的圖(生物課本的圖真能看懂,課本內容也就懂了8成了),等他跟得上了進度了再寫筆記!! 我對「老師要出回家作業才能讓學生學好」、「家長有責任要指導孩子的作業」的做法是存疑的,因為我認為教學生基本程度的東西(當然,基本程度可能會因學生、學校的個別差異而有不同),是老師的責任和專業,所有的基本學習都應該在課堂內完成,回家作業是要爭取高成績或更深入學習的學生才需要的!!
從翻轉看不公平
基於這種「國民教育,公立學校要負的責任是:給弱勢學生奠定基本學力、保障弱勢學生的學習機會!」的想法,我認為學生需要先在家預習、看影片、收集資料的翻轉,偶一為之或特定學校去做是可以的,但以常態、長期進行,絕對要考慮如何避免造成不公平!!
從偏鄉小校存廢看不公平
同樣的想法,我認為偏鄉、交通不便、人口稀少的社區小校,不應以經費考量而廢除或裁併,因為政府就是要讓去彌補這些先天的不公平而不是製造更多不公平!!
從實驗教育、特色課程看不公平
另外,要小校去進行實驗教育或發展特色課程,我覺得這也是另一種不公平。
對老師不公平:小校本來就師資不足,老師要擔任行政工作,跨科跨領域教學、備課….還要負擔研發課程的重任,實在強人所難,難怪不易留住老師!!
對社區學生不公平:偏鄉小校的孩子最需要的是奠定基本學力,可是現在學校重點放在騎腳踏車,登山等體能活動,或農事、技藝等課程(無可否認目前實驗教育或特色課程有很多是以這類看得到成果的課程為主),學校的資源(時數,經費,精力…)都用來發展這些特色以吸引外地學生,社區孩子被迫陪著外地學生上一些家裡日常就在做的課程,但基本學力反而被忽略了!!如果這些家長孩子不認同實驗教育或翻轉教學或特色課程,但由於這個學校是學區內唯一的學校,孩子只能跨區去很遠的學校就讀,這不是加深他們的不公平嗎?
讓教育更公平,老師能做什麼?

安喬雖不是教育界的人,但以他自己的經驗,很快就看出教育的不公平性,身處教育圈的我們難道可以毫無察覺嗎?? 有些不公平來自政策,我們無能為力,但有些不公平來自老師,我們應該警惕自己,讓教育更公平,老師能做的事應該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