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25日 星期六

一個「要求每一個國民都是專家」的社會

12年國教課綱以培養國民基本素養為目標,但是我們的社會其實是「要求每一個國民都是專家」而真正該負起責任的專家則連國民基本素養都欠缺!
上一篇說了廉價旅遊團的問題,其實在去武陵的途中,我還看到一個更大的問題:從四季到南山到武陵….沿路的河床、山坡種滿了高麗菜,蘿蔔….,路邊堆積如山的高麗菜,寫著”350。田埂上一袋袋的肥料及瀑布般噴灑著的水管,就像菜農滴淌的血汗想到菜農頂著冷冽的霜雪(前兩天才下過雪),辛勤耕種得來的成果卻只值”350”(甚至有110元的),怎樣也無法為買到物美價廉的菜而開心!!
想起前一陣子的新聞報導:「…..受到極端氣候的影響,各種蔬菜生長緩慢,一般市場常見的高麗菜,曾經賣到1500元,….農民見有利可圖,擴大栽培結果造成高麗菜生產過剩,價格跌落到谷底….」,其實這種報導每年都有,只是主角可能變成蔥或西瓜,原因可能是颱風,但結論總是「農民見有利可圖,搶種xxx而某單位買幾百、幾千公斤來「分送」、「義賣」,似乎是一種「幫助」農民的「義舉」。
「農民見有利可圖,搶種xxx這實在是很傲慢的批判,農民種植當然是要有利可圖啊,逐利而為有何不對?而搶種更是外行充內行的說法,你以為一塊地是你種什麼就能長什麼嗎?南山地區會種高麗菜是因為當地的地形、土質、氣候最適合種高麗菜,農民的機器、設備及專業技術也是為種高麗菜而準備的,農民就算能預知幾個月後高麗菜會盛產,也只能冒險種高麗菜(你覺得改種南瓜、葡萄會有收成嗎?),為什麼辛勤、滿懷希望地耕種,卻要被如此輕蔑的嘲笑?這是在教農民「不要種就不會出現產量過剩的後果」嗎
很多事顯示出我們在要求每一個國民都是「專家」,比如:你只不過是種菜的農民,卻要懂得分析半年後的市場風險、要懂得預測幾個月的天氣現象、要懂得行銷;你只不過去搭遊覽車旅遊,卻要會做遊覽車安全檢查(要會查遊覽車牌照、保養、結構…)、要能核對司機上班時數、要會觀察、研判司機精神、體力狀況….、遊覽車投保情形…,發現車子或司機不對,還要有當機立斷、掉頭走人的決斷力!!總之我們要求農民必須是氣象專家、市場評估專家,要求旅遊者必是機械、保險、醫學、法律….等方面的專家,唯有我們成為各方面的專家才能避免生命、財產的損失。
「一個個體做所有的事」這是「單細胞生物」的生存模式,但是我們是擁有眾多人口眾多需求、眾多職業別的社會,是一個超級複雜的「多細胞生物」,我們要能分工合作,由不同的專家去解決不同的問題,比如:農民要能專精種植、採收的工作,而政府的專家則負責設計、執行收購、冷藏、加工的應對機制,如此在產量過剩時可以由政府機構收購,天災產量不足時則能釋出供民眾所需,做到「菜賤不傷農菜貴不傷民」;而遊覽安全問題,也應該是由政府做好嚴格的檢查、規範,做到「能上路的車都是安全可靠的」,讓民眾安心旅遊,至於為做好旅遊安全所增加的成本(如雙司機、車輛年齡等),若實在已危及遊覽車公司的營運,那就不可能做到(只會轉為地下化,更危險),政府難道不能撥一些經費補助這類型的旅遊?比起修花幾億元去修一條馬路或放一場煙火或補助某些特定旅行業者,難道不能花點小錢,補助這些遊覽車業者或司機或民眾?讓遊覽車業者有客可載,讓民眾能安心,放心搭車旅遊,這不是更有意義嗎?

當農產品價格暴漲暴跌時、當遊覽車司機過勞開車時,究責的對象難道只是這些農民、業者甚至民眾嗎如果農業產銷、觀光發展、甚至教育制度、核電廢不廢….這些都要由民眾自己當專家來解決,那我們為什麼要花那麼多錢養政府官員呢?

2017年2月24日 星期五

一個”做這個不行”、” 做那個也不行”的社會

今天參加補校學生(都是阿公阿嬤)的同學會,大家談起:一天行程的旅遊要下架了,許多人都唉聲嘆氣:有的人是好不容易揪到同伴要去苗栗一日遊,這下泡湯了;規劃中的年度同學會旅遊也要改成兩天,但兩天的花費高、抽不出時間、而且多數同學不習慣在外過夜,體力也不足看來是辦不成了!也有的學生家裡經營遊覽車業,千萬的貸款還在,但沒生意可做了
蓆間也談及很多人都有參加蝶戀花之旅的經驗(其實我的退休老師同事也很多人參加過,我本來也想去的),問起為什麼會去參加這種旅遊?他們說:方便,自主,多元,而且便宜!!
以老人家而言,還能走動但已經不適合開車(或沒車),若想去旅遊,但又不麻煩到辛苦工作的子女,只能:
1跟團--- 但老人家沒在工作了,沒有同事,也沒有同伴,要找到"一車"人一起去旅遊是很困難的,而且跟團都要提早決定,也許到時颱風、或自己生病或家中有事有許多變因,真要靠揪團旅遊,成功率大概一年不到2次吧!!
 2坐公共運輸工具---這種難度更高了,台灣多數的公共運輸班次不多又不直達旅遊點,光是查車班、趕車、換車、走路….就讓老人家退避三舍了,何況熱門地點或時段(像武陵賞櫻)根本一票難求,完全不是為發展觀光而規劃!!
3.蝶戀花型態的旅遊---這種旅遊是指車停在某一定點,人到集合點,隨意挑喜歡的路線,上車,隨時發車、送到定點下車自由旅遊參觀、固定時間再載往下一行程。這種旅遊的最大特點是還給老人家「自主」的權利,不必看人臉色、不必揪團、不必擔心天氣可以輕鬆玩很多地點,可以認識新朋友(也可以獨來獨往不和人攀談),規劃的路線多元又便宜,所以很多老人家看天氣不錯,拎個包,帶點食物就旅遊去了,台灣的旅遊業其實有很大一部分是靠這些老背包客撐起來的,而旅遊業者也擔負起照顧老人的社會工作!!
但是武陵賞櫻團出事之後,大家把「蝶戀花型態的旅遊」當成毒蛇猛獸,除了怪旅遊公司、司機之外,也「檢討」起遊客:貪小便宜、沒有危機意識、車那麼老舊不會看喔、甚至「台灣生活便利是犧牲勞工健康換來的」,好像選擇廉價團就是一種罪,貪廉價出事活該!! 政府則雪上加霜提出「雙司機」、「每天不得開超過300公里」、「危險路線下架」這種「不要出去玩就不會翻車」的對策,只差沒說:「沒錢的老人就乖乖在家就好,幹嘛啪啪造」這種話。至於在陸客團減少,台客低價團下架之後,遊覽車公司活不活得下去?大概有人會說:要轉型啊,不轉型被淘汰,活該!!
幾時台灣變成一個做這個不行做那個也不行的社會??
買個吃的,有黑心食品有農藥;旅個遊,有老舊車、有過勞司機;養個雞、鴨,有禽流感;種個菜、稻,有颱風;念個書,有黑箱課綱….;上一輩子的班,有強盜搶你的退休金
萬能的政府啊,別只會說:”做這個不行”、” 做那個也不行”,請告訴我做什麼才行!!
(還是來看個廉價團的美景吧)




2016年12月26日 星期一

從「納粹風波」看素養課程的重要性

有關高中生扮演納粹風波---教育部做出懲處(收回優質高中的補助)校長請辭很多人寫了評論、很多人批評高中生反彈,我的腦中突然跳出107課綱的「自主學習溝通互動社會參與」三大素養!! (107課綱核心素養的三面向是自主學習溝通互動社會參與)

老師沒教?黨國教育?自主學習吧!
這次風波中被罵(檢討)最多的大概是歷史老師、歷史教學了,因為學生之所以會「無知、不知史實」、「無感、不能感受受害者的恐懼、悲憤」都是因為課本沒教或老師只教考試的知識;有些人可能不忍(不屑)苛責學校、老師、學生,所以升高層級把矛頭指向「黨國教育」、「帝國主義崇拜」,找到可以加大火力去撻伐的對象!!
這些反省、檢討有道理嗎?如果事情發生在幼稚園或國小甚至國中生身上,那麼老師、學校、教科書、課綱、政黨通通應該被批評,因為你們是這群孩子唯一的知識來源!但如果對象是高中生、尤其是社會大眾,你對「納粹」有「錯誤」的認知,可以把責任推給以前教過你的歷史老師或幾十年前的教材嗎?那是否表示離開了教科書、學校老師你就完全沒學新的東西了?
從網路的回應來看,多數人的確是「離開學校就不學習、把學校(老師)…當唯一知識來源」,但從這次事件,我們應該學到「學校老師、教科書教的不一定對、未來世界會有一堆老師沒教過的事等著你」,所以面對未來世界,如果我們要能更正確、更有效、更好的適應、生存下去,那麼自主學習能力---碰到新情境、新問題要有能力去學新的知識、找新的解決方法 是不可免的。新課綱強調「自主學習」,就是要我們教學生「學習如何學習Learning how to learn」,這真的是比「學多少」更重要的事啊!
崇拜或諷刺? 與世界溝通互動的方法
這次事件肇因於老師和學生對「納粹」的SENSE不足(可以稱為無感吧?),「納粹」在世界是一個「禁忌」的題材,因表演「納粹」而鬧出的糾紛也不在少數,光復高中的學生在事前和老師討論時就知道會有爭議(來自光復高中學生的信),但是他們以為「我們欣賞的是他們的紀律及忠誠和美學」、「我們不希望再有戰爭」、「我們想把精髓給表演出來諷刺那種冷血的獨裁」,「我們並沒想到會帶給自己這麼大的風波及冷嘲熱諷」。這群師生以自己的方式、標準去解讀納粹,用自己的做法(COSPLAY)去傳達他們的諷刺,但這些「符號的解讀與運用」卻和世界不同,不被世界(如以色列和德國)接受,所以引起軒然大波!!
各個學科的學習其實都是在學「符號運用」及「溝通表達」,比如自然科學必須學著如何去觀察自然現象、去看圖表、去看反應式、去看科學家的研究過程和結果….,我們是透過這些符號運用去學科學家的智慧、研究方法、自然現象當然我們也要學如何運用符號去表達我們的探究成果,去和別人溝通互動!我想在歷史科的學習也是這樣吧?學「納粹」這段歷史並不是只有時間、地點、事件、人物這些知識,更重要的是:「納粹」這個符號(旗幟、服裝、戰車、手勢、做過的事…)在世人眼中、心中的意義,當你穿著納粹軍服、開著戰車、喊著口號這樣的符號運用很難讓世人解讀為「諷刺獨裁」啊。造成這種錯誤解讀的遠因應該和我們的教學中「太(只)注重某些符號而忽略了符號更深層的意義及運用」有關,所以教學方法、學習活動才是真的該檢討的對象吧!
「究責」或「補救」?如何讓人放心「社會參與」?
整個事件從學校活動發展到高度「社會參與」,而且還可能繼續擴大,只是這個社會參與不是朝向共好,而是用嘴砲互相廝殺,大家都傷痕累累!這次光復高中的師生在網路上受到幾近霸凌的批評,所以學生學到….對於這種爭議性主題還是少碰為妙,這真是最不好的結果啊!如果大多數人對於爭議性主題採取消極的態度,不表明立場,但是爭議性議題並不會因為大家的冷漠而獲得解決或有共識,這樣對社會的發展是不利的! 理想中,每個公民都應該積極參與社會事務而使社會更美好啊!!
12年國教課綱強調「社會參與」,就是希望在各項議題上都能培養積極參與的態度、方法,在參與中形成個人的價值判斷,最後做出道德實踐。如:學生們(或社會)如能對「納粹」這個國際議題多一些參與討論,就能了解納粹的作為違反了人權,人性,所以判斷他是不道德的、該受譴責的!這些社會參與的經驗也會讓我們對其他議題(如多元文化、環境議題)做出價值判斷而能對社會有較好的影響。光復高中這次的事件,其實對所有國民都是「補救」教學的機會,我們全體國民都應該重新、加強認識「納粹」議題、學習對歷史事件的價值判斷
可惜教育部的「究責」、網路的嘴砲讓我們失去了共同學習成長的機會!

我還在期待這個事件後續能發展出對社會共好的模式!!

2016年12月24日 星期六

每個老師都該演一堂課---公開課紀錄(二)

上一篇議課記錄主要是寫理化科張揮鈺老師的課堂,這一篇我想略去教學而把重點放在如何透過共備設計課程。
共備做哪些事?誰先誰後?
其實共備風潮早在幾年前的台灣教育圈就已形成了,尤其國中自然科應該可以算開風氣之先,參與率(參與人次/全體自然科教師數)也數一數二吧?在經驗中,許多老師抱著來學新奇、有趣的教學活動(自然科有太多科學遊戲可玩)」、「帶實用的教具回去」的想法來研習,但是我認為各種「小撇步」、「遊戲」、「教具」應該是組成課程的基本單位,比較像一個個體上的"單一細胞",把一團"細胞"放在一起並不能組成個體,細胞必須跟功能不同的其他細胞組成組織、器官、甚至系統才能發揮功用、生存下去。課程的組成也一樣,要先釐清我們要打造的是能發揮哪種能力的課程(即課程目標為何),再根據這些目標去調整、改造「遊戲」、「教具」讓他們能組成課程。所以先釐清課程目標(課程可以一個學習階段、一學期、或最少是一章、一個單元為單位)再決定要選那些教學活動、如何進行?最後才是決定教學策略(如何獎勵、講哪個笑話….)、設計學習單等細節。
這次生物科的單元由於共備的老師分散在不同學校,所以他們是採先分配每個老師負責的次單元,先寫教案,再組合成一個大單元”的方式,造成次單元間的脈絡和目標比較不連貫,在修改時花了些時間去調整!!

pe計劃與執行」的教學
這學期宜蘭自然與生活科技領域的共備主要的發展方向是:配合新課綱「探究與實作」的理想,研發課本教材的探究化,也就是帶領學生以探究的方式學習課本內容。而這次的公開課我們設定的目標是:演示(沒錯輔導員的公開課其實是一種教學演示)如何帶領學生進行「pe計劃與執行」,所以當兩位擔任公開課的老師把教案給我(我也是共備成員)的時候,我檢視的第一個重點是:老師如何帶領學生辨明多個自變項、應變項,學生是否能規劃具有可信度(如多次測量等)的探究活動(PE-IV-1)。我希望呈現的不是學生照著老師或課本設計好的步驟進行實驗和紀錄,而是各種自變項、設計實驗都能在老師指導下由學生自己提出。不過pe「計劃與執行」的前提是觀察時有做到「定題」,有了「問題」才有後續的「問題解決」阿!所以我以下的7點學生應有的表現來檢視教學活動的設計

以「恆定性與呼吸作用」為例
這次生物組要演示的是呼吸單元(原規劃含恆定性與呼吸作用(呼吸運動頻率的調節)、呼吸器官、植物的呼吸作用)中的「恆定性與呼吸作用」,主活動是以「吹氣進裝有二氧化碳的瓶中看混濁度來比較運動前後呼氣的差別」。
先有ask才有有計畫的觀察
拿到教案(以四格教案呈現起、承、轉、合)時,我看到在的階段即已出現運動前後呼吸運動改變的觀察,我和原作者討論:(為方便討論以下的呼吸指的是呼吸運動, Q A是我和宛青老師的討論)
Q:應該在學生提出某一問題(定題)後,老師才接:「那我們來測測看運動前、後呼吸有沒有不同吧?」,而不是直接說:來測測看運動前、後呼吸的不同,由學生提出問題,學生才能意識到為什麼要觀察運動前後的呼吸改變?要觀察什麼?所以老師應該要製造情境引導學生提出問題,你覺得所謂的「某一問題」應該是什麼
A:…應該是學生知道運動後呼吸會變快….但不知道為什麼會()變快如果他們能提出:呼吸變快是為了吸入更多氧(或呼出更多二氧化碳)嗎?這樣的問題,就能很順的帶入這個主題….
Q:對,但是這是呼吸的第一節課,我們要幫學生把有關呼吸的先備知識連結起來,他們才有可能想到運動需要能量所以需要吸很多氧所以呼吸應該會加快,於是起的活動變成:

提問1
扣除外力重傷生病之外,生物在哪些情況下會死亡?(預計學
生能提出(沒呼吸、心跳、食物),
再讓學生解釋(沒呼吸、心跳、食物)為何會死亡?
老師統整:養分+氧  產生  能量 +CO2,稱為呼吸作用
提問2
生物在什麼情況下會耗費較多能量?(運動、思考、寒冷….),這些時候生物的呼吸運動會如何調節?( 呼吸變深(深呼吸),快(喘氣))
討論這兩個問題之後老師才能順勢說:運動需要能量所以需要吸很多氧…所以呼吸應該會加快?變深?或有其他改變?我們來測測看
 我認為必需經過這一番情境安排之後學生才能有計劃觀察,才可能發現新問題---呼吸變快但變淺….這樣吸入的氧有變多嗎?此時老師才能說:(測氧比較難)可以測呼出的二氧化碳,於是老師來教如何測呼氣中的二氧化碳(應變變因)也就是示範「吹氣進裝有二氧化碳的瓶中,看混濁度變化….
(到這裡做了上圖中的1.2.3
提出多個自變項才知道要控制那些變因
當老師示範「吹氣進裝有二氧化碳的瓶中,看混濁度變化….」時可以強調:如果同樣吹氣10秒,能使石灰水變得較混濁的表示含較多二氧化碳…(這是我們要觀察測量的項目、是應變變因)…,但會影響石灰水變混濁的因素不只是吹氣量,此時提問:你們覺得還有哪些因素會影響石灰水變混濁的程度(讓學生注意觀察示範動作裡的一些因素)?學生可能會提出:石灰水的量、瓶子大小、吹氣的人的差別、吹氣的人有沒有運動,這就是PE1說的提出多個自變項。接著老師可能選一個不是最重要的變因來示範實驗組和對照組,把最重要的變因,如有無運動(運動前後)留給學生自己設計!


每次公開課,總是太貪心.....
以上是我們預計要「演示」的PE教學,不過其實很難在一節課內完成,我們的規畫是太貪心了!!而且由於在起和承時提問太多,所以在定題的部分花太多時間,只完成了觀察與定題,而計畫與執行則有點匆忙,觀課的謝惠娟老師說的這段話其實是很深入有看到重點的(發現我們的老師在觀課時都不是看熱鬧而是看門道啊!)
我想要回饋給優秀的宛青老師,宛青老師公開分享的課程設計Po(觀察與定題)很完整,在宛青師循循善誘引導下,孩子能確實地定題,這""的引導是一次很好的模範。
提問的口條順暢且靈活運用,漸漸將孩子導入老師預設好的陷阱中~完美,這已經是第一步成功。且完整的四格教案架構,在與月鈴師傅的共同翻轉下,没有任何贅述之處,教學重心清楚明瞭。
惟時間運用上未達預設表現,使得Pe引導未見其效果。這點在日後也將成為我們這組教案書寫時,重要考量之一。
總之,今天的公開觀課讓我學到很多,看到月鈴老師能適時機會教育,提點晚輩的心意滿滿,看到宛青老師認真且優秀的教學,只可惜沒能見到揮鈺老師在課堂上的瀟灑,希望下次有機會能繼續學習~謝謝大家!看到大家這麼.勤奮~我也應該好好努力了~加油!

迎接挑戰,邁向卓越
這次的觀課是我們第一次以探究能力的教學為主要演示重點,為了要很清楚的表現出pe的教學,我在共備時要求他們要演出將多個自變項畫成表格的橋段,而且還說:我想把教學錄影分段加說明,旁白,來示範pope的教學所以其實揮玉和宛青老師壓力很大啊!!
演示結束了,雖然我又碎碎念一大堆,但其實我覺得他們都突破了自己的侷限(揮鈺老師是很隨性的,完全不按劇本演出,但這次他自己寫了教學計畫和教案,而且有照我要求的畫表格,宛青老師也很快修正他的pope的引導,而且有抓到核心),我相信當天觀課的老師應該對「探究」多一點認識了,希望透過這次演示我們能有更多夥伴一起來迎接107課綱的挑戰,邁向卓越!!

2016年12月22日 星期四

你想要怎樣的課堂風景?公開課之議課記錄(一)


這堂課,請多指教
今天宜蘭縣國教輔導團國中自然團在復興國中做了生物和理化課的公開課,這個公開課並不是單純教一堂課給人家看,而是要把這學期共備成果(教學計畫、教案都是共備出來的)、本學期研習主軸---素養導向之探究能力教學,展現出來並和大家討論,所以說課時,我說了很多課程設計的想法、演示的重點:「PO觀察與定題」、「PE計劃與執行」,並且請求觀課老師幫忙檢核「PO觀察與定題」、「PE計劃與執行」的教學情形及學生表現。
精采的議課
其實,今天最精采的時段出現在議課時,以下來記錄幾件議課的內容:(由於我沒有到理化科觀課,所以有關理化科課堂發生的事,只能想像,但是看到宛如老師犧牲觀課時間所照的照片,我終於能把議課時老師說的事更具象化了,所以搭配照片來協助未能親臨現場的大家做想像!)
佩琪老師說:
在揮鈺的課上我看到全部的學生都投入學習,都在解決問題….這就是我10多前初入教職時曾經想像過,但在這些年教學過程中磨損掉的風景。擁有10多年年資的我,隱約覺得教學中有某些不足….今年因為加入共備社群,於是我在教學上做了很大的改變,嘗試在課堂中引導學生進行探究,終於看到學生不一樣的眼神,我覺得我又漸漸找回科學教育的意義,但是上次段考,當我看到學生考得超爛的成績後,我哭了….也懷疑這樣做是對的嗎?但是今天看揮鈺的課,我知道我有一些地方還沒做到很好….如果繼續努力,我也會有這樣的課堂,這是我要的課堂…..我又有動力繼續努力了!!!





宛如老師說:
當我看到老師引導完實驗設計開始要進行實驗時,學生不是坐在位置上等老師口令,而是全部站起來,自己找位置、拿器材進行實驗這景象真的嚇到我了!!怎麼能全班沒有一個發呆,全班如此投入呢?
而且揮鈺老師的心臟真的很大顆,因為他是完全由學生自己分組!!我自己是採異質分組,並在每組中安排某些同學去協助、輔導學習成就較差的學生,也會用加分等策略,去鼓勵組內的合作、組間的競爭(這是向嘉如老師學的)
但今天在學生自己分組,同質性分組的課堂中,我看到更有效、更自在的學習,如:6組中很明顯有2組的學生是成就比較低的,但是他們很認真在做實驗,當自己無法解決時,他們就問老師,老師也不直接告訴他答案,而是說:那你們要不要試試….,一直和他們討論,直到學生自己提出想法、做法。而有一組程度很好,很快做出數據,他們討論後又多做了一些嘗試我覺得這種分組讓成績好的學生不必為了幫助其他同學而停下來,成績較差的也不必勉強追趕別人的進度,而組內討論時也因程度相近更能溝通,這樣反而讓大家都學得更好!!
....我覺得參加共備後,學到很多,把探究帶進課堂讓我的教學產生很大的改變,以前我偏重知識的解說、精熟,為了教更多,甚至曾經一週借X節課來補課,現在我採用探究後,反而不必借課了,而且學生的投入情形更好






何其幸運能成為這個社群的一員
以上是兩個讓我很感動的分享,感動不是因為他們誇揮鈺教得好,也不是因為他們謝謝輔導團這一學期辦理的研習,而是因為看到這麼多優秀的老師,如此有覺察力,如此不斷精進!!這些老師是台灣教育的希望阿!!我何其幸運能在退休後還有機會和這麼優秀的教師一起努力!

(另一堂生物課待續)

2016年11月13日 星期日

鯊魚和馬鲛(馬加)魚的啟示


最近在追一部日劇---三星的供餐說的是一個三星主廚(光子)在餐廳經理以造成顧客食物中毒」的「陷害無法在高級餐廳任職淪落至一個小學擔任校餐的廚師。在第五集中校餐的供應因食物價格飆漲必須調漲價錢或減少供餐於是營養師(荒木也曾是餐廳主廚)廚工齊心協力去找尋替代食材主餐的魚由平常慣用的馬鲛魚改成腥味口感較差的鯊魚荒木嘗試設計新食譜試作並請廚工和主廚試吃
試吃的過程中廚工們紛紛對「鯊魚」能做成這樣的口感表示滿意,但光子是吃後說:難吃於是光子、廚工、晴子(廚工之一,是一個大伏筆)及荒木間展開了一段精彩對話:
光子:(鯊魚) 還殘留著腥味,而且味道比馬鲛魚淡太多
廚工:這能怎麼辦?鯊魚怎麼跟馬鲛魚比...
晴子:這是荒木辛辛苦苦想出來的替代方案..
光子:替代方案就能如此敷衍嗎?
廚工:現在是校餐都要面臨斷供了,能做出來就不錯了
光子:只要能做出來就無所謂了嗎?
晴子:我覺得挺好吃的
光子:不行,難吃就是難吃
晴子:你這個人知不知道大家有多辛苦才把這些東西東拼西湊 
                     出來而且荒木不知試了多少次才研究出這個食譜
光子:那又怎樣?這跟吃的人有什麼關係嗎?
                     (眾人面面相覷…)
                「我盡力了,請您諒解」,難道你要對顧客這樣說嗎?
光子:如果不能入手最頂級的食材,就要靠廚師的廚藝做出最  
                      頂級的料理,這才是一流的廚師!
荒木:那你就用這個做出最美味的料理來
            有本事你就做出   來給我們看
光子:那不是正合我意嗎?
 你們已經很努力了,接下來就看我這個巨星如何取得勝利

 ------------------------------------------------------------------------------------
總覺得劇中校餐碰到的的物價飆漲,校餐難以為繼,很像碰到少子化、國際競爭、十二年國教課綱正要施行的台灣教育場景

我們都是荒木、廚工與晴子
台灣的教育現場有很多廚工和荒木,他們總是在拮据的條件下,被迫選擇次等的食材,辛辛苦苦、費盡心思想出替代方案,當顧客對我們辛苦的作品說出:「原來的餐好好的,為什麼要換?」、「新餐不好吃」、「鯊魚就是有腥味」等批評時,有些人會氣餒,於是做回原來的菜式,只是如此一來顧客要負擔漲價或少吃一餐的代價;有些人會很受傷,但仍然認真做,並想盡辦法說服顧客:「這是辛辛苦苦材做成的、大家要忍耐、要懂得體諒別人(要感恩)…」 ,如果顧客再不買帳,我們就會覺得碰到奧客了,然後可能上網說出我們的辛苦和委屈,總是有:知不知道大家有多辛苦才把這些東西東拼西湊出來…而且人家不知試了多少次才研究出這個食譜…」的晴子出現,為我們仗義執言,而我們也總是感激涕淋,把晴子視為「正義達人」、「救世主」!
但這樣能改變什麼?

堅持才能帶來提升
光子看起來是很無情的人,當大家辛苦做出替代方案時,他問「替代方案就能如此敷衍嗎?」,那是因為他心中有一個信念:「要讓顧客吃到最好吃的料理」;當廚工覺得:「其實這樣已經很好吃了」時,她會說:「不行,難吃就是難吃」,那是因為他有能力分辨什麼是最好的,什麼是不夠好的,而且他堅持最好的!他認為廚師就是要端出最好的料理,而不是以次品登場然後對顧客說:「我盡力了,請您諒解」!
有這樣的信念和能力的人,才能帶領團隊往更高階層邁進,否則我們只是一群認真的廚工,一直在辛辛苦苦做出次等的料理,得不到顧客的讚賞,只能期望晴子的聲援!

教育界的光子在哪裡
光子說:如果不能入手最頂級的食材,就要靠廚師的廚藝做出最頂級的料理,這才是一流的廚師!這樣的狂妄的口氣當然會引來挑戰,所以荒木要求她:有本事你就做出來給我們看!光子回應說:那不是正合我意嗎?你們已經很努力了,接下來就看我這個巨星如何取得勝利!

這句「你們已經很努力了,接下來就看我這個巨星如何取得勝利!」,正是失去已久的領導之道:領導者要能體恤、獎勵屬下的辛勞與付出,說句「你們已經很努力了」,讓屬下覺得辛苦被看見了、心舒坦了,而接下來「就看我這個巨星如何取得勝利」,把成敗的責任擔在自己肩上,真是豪邁啊!

如果你以「一流的廚師」自許,那麼就去練就做出最頂級的料理的廚藝,不要再怪食材、刀具不夠好;如果你以成為領導潮流者自許,那麼就豪氣的去取得勝利,不要用晴子式的正義去阻礙廚工和荒木的進步!

後記:說真的馬加魚和沙魚肉質也差太多了….感覺影片中吃的不是鯊魚….,正好我今天做了芹菜.米醬炒魟魚….,偽一流廚師登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