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28日 星期二

關於110升大學方案---我有問題!

把內容視覺化
昨天在爬文一整天後寫了個有關107課綱實施後,升大學方案的比較,發現很多人有興趣(因為10年內有孩子要升大學的家長都要看啊),但絕大部分的人都覺得文章太長了,也很難懂(辛苦大家了,真的是又臭又長的文),所以我又試著用心智圖來呈現(順便練習使用XMIND),做出來的圖如下(我的XMIND不是專業版所以無法合併….),大家試試看有沒有較容易懂?


 幾點疑問
經過再次整理後,我發現對「高中端反對招聯會方案」的部分說法有些不明白,所以提出來就教大家,希望能釐清疑問(我真的不是要找碴,是真的搞不懂,我有自己去找資料,但越弄越糊塗)
1、申請入學的採計項目:
(1)高中端認為”54”將造成學生於高三上時忙於備考,影響高三課程學習。宜蘭縣教育處長在一篇臉書發文中(連結)特別以自然科為例說明如下:
"自然領域的基礎物理、基礎化學、基礎生物、基礎地科只有在高一上下學期分別修習2學分(生物科的內容更只有細胞生理、生殖、遺傳、演化等單元)….難道要高三上學期的學生不斷反覆練習高一的那基礎兩學分嗎?"
我的疑問是:
A新學測(54)不是比現行學測考5科輕鬆嗎?為何反而會造成高三上需忙於備考”?自然科因必修時數降低(社會也是吧?),要考的內容就會根據新課綱而減少,為何要不斷反覆練習高一的那基礎兩學分”?

(2)高中提案版X只考三科但搭配Y(分科考試),目標可能是不要讓學生準備太多科,而且要讓學生及早確定志向,在考前就決定將來要念的科目(如第三類組,要選修加深加廣生物科)
我的疑問是:
A如果申請入學時,大學端採計科目少,那學生從高一開始就只要念會被採計的那一科就好 (如醫學系採計生物,那麼學生從高一開始就專攻生物,放棄物理、化學…),這樣會比新學測加考一科自然科(4科必修內容)好嗎?
B若大學端採計科目多,那學生得選修加深加廣的課程(如以化學為志願的學生也得選物理、生物的加深加廣選修),這樣負擔不是更大嗎?
C若因物理科(非志願科目)考差而影響成績,這樣大學端不是更不容易篩選到有意願、偏才的學生嗎?
DY的成績列入申請入學的計分,等於學生提早分組(2年級一開始就要選定類科),這對學生是有利或有害?目前(或招聯版)的方式是容許學生在學測成績出來後,再去決定要選的科系,這樣有什麼缺失嗎?我的孩子就是性向不是非常明確的小孩,她本來選念自然組,但學測成績出來後覺得可以在社會組選到不錯的科系,所以就轉選社會組的系,也念得很好啊!所以我很贊成這樣的設計!!

2、學習歷程檔案的採計項目及方式:
(1)學習歷程檔案的採計是這次升學方案的最大公約數,也是最能呼應107課綱精神的,但因為是新的項目所以也受到最多質疑,從110年大學的備審資料即將改頭換面?”(來源)中可以看出,最常受質疑的點包括:
Q1 學習歷程多元表現是否跟國中一樣人人都滿分,反而沒有鑑別度?
Q2 分數可能灌水造假?
Q3 每個分數都要採計學生壓力好大?
Q4 學習歷程是否會有城鄉差距?
雖然官方有回應,但要讓一般民眾甚至老師接受,可能還需很多的溝通。
我的建議
A降低P1的多元表現比重,免得造成各種競賽的造假,也可減少城鄉差距。
BP1的修課紀錄採正面限制質性計分,如理工類科一定要有探究與實作的成果,大學端根據成果內容重新採計分數(不是根據高中端的成績來計分),避免造成高中生忙於收集修課紀錄,競爭表面分數。

(2)P如何能完整且確實的被採計??”招聯會版5月份辦理申請入學的確無法採計高三下的選修課程,且因P1/P2所佔比例是由各校系決定,所以有可能被壓縮到很低的比重
我的疑問是:
A在宜蘭縣教育處長在一篇臉書發文中()說到:
"七...簡單的舉個例子,若是一個學校把多元選修放在高一,那麼這個學校的新生有機會透過至少每周3節課的時間選擇自己有興趣的學科或是有特殊指向的課程,探索自己的興趣;又升上高二時,他有可能透過校訂必修每周2節加上彈性學習每周三節再連續兩個學期持續一年的時間以每週五節課以上的學習時數,進行專題、小論文、科學研究、創客實作、社會學習等方式,進行數個微課程或是一個總整式課程的學習樣態,完成自己的學習歷程檔案。當然在此歷程中學生另外還有每周2小時團體活動可以參與社團、校隊、學生自治組織的非正式課程學習機會。八、 到高三階段,學生課程將有大量的加深加廣選修需要進行課程的選擇,估計每學期至少有16學分,以升學考科例如數學甲、物理、化學、生物、歷史、地理、公民與社會等,每個科目每學期至少4學分,完整學習就是上下學期共需8學分。除了與升學相關的考試科目之外,學校也可以提供學生與生涯相關的加深加廣科目,例如資訊科技、健康護理、藝術美感、體育運動等,每科2學分,所以在高三階段,學生有可能因為大學採計加深加廣科目數降低而有空間及意願修習非考科的加深加廣學習。"

這樣看起來,其實可以在高二就完成學習歷程檔案,高三上選修的是要考試的加深加廣課程而有沒有呈現在P裡似乎並不影響P的重要性?(不知道我的解讀是否正確….)

B高中提案版的申請入學在7月初辦理,是否會因時程匆促而使得P1無法被詳細審查?且高中提案版的申請入學採X+Y+PX+Y都是看考試成績的,P的比重不是反而降低?這樣對學習歷程檔案的落實不是不利嗎?

招考方式真的有那麼大的影響力嗎?

其實,改變大學招生方式並不只是因為107課綱在課程上的改變,更大的原因是:目前的方式讓大學端無法選材,而且它左右了高中端的教學模式。適性揚才是真正值得教育界堅持、努力的目標,高中端的課程發展與教學若能以學習者為中心,透過選修科目的開課設計,回應學生個別化與差異化學習的需求,讓學生有機會經由探索找到自己的性向與才能,才能真正做到適性揚才。考招制度雖可能影響教學現場,但時代在變,人的想法與需求也在變,我們現在以學生會搶爭(考試分數很高的)名校為前提,而設想各種篩選的方法,但也許不久的將來,有特色課程、能提供學生多元發展的學校,才是大家要搶進的學校呢!!所以做好適性揚才的課程設計與教學才經得起考驗啊!!

2017年2月27日 星期一

到底誰會傷害107課綱??


由於107課綱的重大變革,相應連動大學考試招生方式,去年招聯會提出6種版本的考招草案,高中端也連署提出「考完、教完再招」方案, 2/23日招聯會公布大學考試招生方式,選擇了「現況微調」,一時引起高中端極大的不滿,葉丙成教授和藍偉瑩主任都大聲疾呼:(招聯會版本)對教改造成3大災難性傷害,甚至發起連署反對考招新案,而招聯會除了解說此方案用意,也反指高中提案版的先考後招會破壞適性學習,一時讓我搞不清「到底誰傷害了107課綱??
以下我先整理一下現有版本與兩個版本的內容:
接著來看看傷害說的正反方意見(以下參考意見來自
一、清大王道為教授、二、台大葉丙成教授、三、麗山高中藍偉瑩主任三位老師的發文,黑字表示原文節錄,加黃底表示我將對那句話加註解,(括號加紅色)表示我的註解、意見)

一、清大教授王道為  反對先考後招(https://udn.com/news/story/6887/2268692)
 投書(20170206聯合報民意論壇有兩百多位在高中第一線的校長與主任連署投書)中強調應讓高中有完整獨立的教育內容,因此建議學期結束後先考分科考試,再將此結果與學測資料並學習歷程一起用於甄選,若有缺額再分發。其好處是讓高中的課程完整,申請過程單純,符合許多學校老師或家長的期待。但問題是,這樣看似切割簡化的過程,恐怕反而使新課綱適性學習的理想完全失敗。主要的原因如下:
一、由於每個學生都必須有分科成績才能參加甄選,這必使得「所有學生」在高三下都在準備大考。此時不管高中端準備的選修課程多精彩也都無法發揮效果,反而使一些本來不需要準備考試的學生都被拉進來(確實可能如此)。這種以考試要脅學生坐在教室的方式(言重了,老師是以讓學習較完整的考量出發的)是無法產生適性與自主學習的空間。
二、若有分科考試才甄選,學習歷程即使有固定的比重,多數的大學教授還是會由學測與分科的分數來決定入學(若規定占分比例呢?是否可解決問題?但以國中升高中的現象來看,P有可能被做到完全滿分,失去篩選功能,最後仍以X+Y決勝負)。畢竟有明確的大考分數擺在眼前,學生過往的努力(學習歷程)紀錄幾乎無法發生效果而這種情形會因為大學端需要在暑假期間辦理招生而更容易發生(所有審查P的工作壓縮在暑假,的確可能有此後果)
三、其實從甄選制度一開始實行就發現,即使那時甄選入學的學生比例仍少(包括繁星推薦),但在大學中的表現卻比那些高中讀得完整的指考生表現得更優秀。這顯示不是「先選先贏」的結果,而是代表學習的成就並不是由「教師教了多少」來決定,反而是決定於「學生學習的動機」。後者正是適性教育與自主學習所最需要保護的。
四、目前大學生程度的低落並不是因為沒有完整學習,沒有好的配套課程幫助這些學生調整心態與讀書方法。筆者認為高中的「完整學習」應該包含對自我的認識、未來的規畫與時間管理等。這些在學期中預備甄選時就是最好的教學機會。如果暑假才申請,那時誰來幫助學生了解自己的方向(“了解自己的方向的能力應該在選志願前(甚至考前)就被培養好,如果沒有老師在旁邊就不會選擇,表示學生自己沒有選擇能力而是交給老師代為決定)?最後還是回到校系排名來填志願。
因此,筆者雖然贊成葉丙成教授所說,大學端過去過度依賴大考的分數來標定學生的好壞,而這次使用學習歷程的方式就是幫助大學端能對此有所改進。但是「先考後招」的方式反而會對此制度的設計精神產生嚴重的破壞,壓縮學生自我探索的時間(如果先考後招能讓學生及早思考要走的路,針對選修科目好好學習,其實是好事,不算破壞適性發展,只是似乎也沒有辦法藉由先考後招而達到P被大學端或高中端重視的目的)…
  
二、葉丙成:大學考招分兩階段 對教改造成3大災難性傷害https://udn.com/news/story/6887/2236627
…..令人憂心的是,目前招聯會主導的大學兩階段考招草案,當中仍充滿著對高中端的傲慢與不尊重。一旦上路,將對107 國教改革造成三大災難性的傷害:
傷害一:107 國教改革最重要的就是選修課,而大部分的選修課都開在高三下(為什麼必須集中在高三下??)。大學卻在高三下學期中硬要高中生申請大學,學生忙著參加各大學的推甄、複試、口試,誰能好好的修選修課?只修半學期的高三下選修課,又如何能在學習歷程中好好呈現(確實,學生並不是在5月成績出來後才來準備資料而是須提早準備的,高三下的選修課的確不易呈現)?到頭來 107 改革最重要的高三下選修課全被毀了(不知高三下的選修課有多少?占多少比例?),申請大學又變成只有學測成績高的高中名校學生得利,到頭來理想何在(非名校高中生有無機會出線,和P1占比多寡關係更大吧?)
 傷害二:在高三下學期中硬要高中生去申請大學,為了要讓學生有時間決定是否準備二階段的考試,申請大學的審查結果必須很快出爐。審查時間壓縮得很短。這麼短的時間要進行複試、口試,大學端根本無法深入去看學生的學習歷程檔(這部分若改在七月審查,恐怕壓縮更嚴重)。到頭來審查又變成以學測成績與平時成績為主,造成學生高中三年依舊陷入分分計較的噩夢,無法充分參與社團、探索興趣方向。
傷害三:107 的學測以國英數三科為主(可能會另增補一科)。在高三下學期中申請大學學生在高三下根本無心好好學其他加深加廣科目(物理、化學、社會等)。這批學生的程度會比現在更差,因為他們除了國英數以外的科目都沒有好好學(應該說申請入學若採計X+Y+P比只採計X+P學生的程度會較好,但招聯會新版本是3+1,似乎試圖回應「除了國英數以外的科目都沒有好好學」的問題)
….大學端為何不好好的尊重高中教育,讓高中老師好好教?為何不好好的讓高中生三年完整的修完選修課?為何不讓學生完整的學習念大學所需要的加深加廣的基礎科目後,高三下結束時再讓他們申請大學或分發?

三、藍偉瑩:招聯會,請以台灣教育為重!()
2/23 日招聯會常委會以通訊投票通過大學考招新方案。此案嚴重傷害高中三年完整教學,…..針對投票支持該案的常委會十四所大學(清大、政大、成大、東吳、淡江、交大、中興、中央、佛光、中原、師大、中正、靜宜、逢甲),我們提出五大問(建議列出編號較易閱讀….我找不到5)
…….史無前例全台 252 位高中校長、主任在 2/5 聯名呼籲大學端尊重 「高中三年完整學習」,高中畢業後才啟動推甄申請程序,勿讓孩子高三下學習被同時推甄多校的壓力煎熬。招聯會常委會何以完全漠視高中端聲音?何以如此阻礙進步? (有點言重了)
教育部 107 課綱中,多科朝非考科規劃(如自然科必修的探究與實作)。過去幾年高中端已全力規劃不以考試領導教學而以探索探究為主的新課程。非考科的學科教學時數也調降(是考科教學時數調降吧?)。但招聯會完全不知教學時數的調降,仍把高中十學科全納入學測。大學教務主管連教學時數調整都不知情(應該不是不知情,只是不知如此設計的含意?),何以決定與 107 新課程息息相關的考招案?
大學考招對台灣教育影響何其大!教育部也一再強調要多討論以求周延。何以招聯會常委會竟是以通訊投票方式,刻意迴避投票前的周延討論(確實要多加討論獲取共識)?攸關台灣數萬學子的未來,竟然如此草率定案?
請尊重高中在時間與教學品質的完整性,勿讓考招制度成為國家教育改革失敗的最大元兇(考招制度對教育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角色---教育不可能只因為考招制度改變就變好,但不好的考招制度真的會毀了教育)請在學生高中畢業後才啟動所有升學的程序。….請有理念的大學校長、教務長、各界教育夥伴們加入我們,一起來實現這樣的理想!

我們呼籲教育部與各大學,退回嚴重傷害 107 高中教學的招聯會考招案,並再次呼籲:請回歸教育部 107 新課綱的精神,....幫孩子多元探索、適性揚才,找到興趣方向。
-------------------------------------------------------------------------
(以下是我整理各方觀點後,加上我的想法(以紅字表示))
好了,真的是各有理念、各有堅持,我想癥結點在到底考幾科? 到底什麼時候申請入學?其實各有困難點,所以應該要好好協調,才能找到最好的方案:
到底考幾科?
1.  只考3(~4)科太少 影響國力:
觀點(1)對前段大學來說,同級分人數太多,難篩選出人才;後段大學可能為了搶人,紛紛降低門檻….
(前段大學不要再抱著以1分、2分來篩選學生的心態了,考試篩不出來,還有P可參考阿,至於後段大學降低門檻的問題並不是新型學測才有的事啊)
觀點(2)「國家整體平均學力會降低,學生學力令人擔憂,高等教育可能崩盤」
(如果考科數量和平均學力成正比或相關,那台灣國力應該很不錯, 事實證明:考試科目、成績無法轉換為國力。而且為什麼一定要考國、英、數? 國、英、數是工具科,很多科系所要的人才,不需要以國文或數學或英文能力比高下,所以不採計國(英、數)成績,但學生卻被規定一定要考國英數,這不是很荒謬嗎?)
觀點(3)X只考國英數,Y只選考12,選自然組就不念社會科,選社會組也不念自然科且若以建中為例,多數選自然組,會造成社會組老師連配課都成問題
(不管自然組或社會組都有必修的自然科和社會科,要打破「不考就不學」的現象,要靠課程設計(音樂、美術、資訊不也都不參加學測嗎?他們為什麼有辦法讓學生學習) (現行制度自然組也是不念社會科,選修課本來就不一定開得成。必修時數減少後,的確會影響師資結構,但這只是過渡期,不應該拿來左右考招)
2.  3+1科:
觀點(1)學測要準備這麼多科,多元適性發展的精神勢必打折。
   (確實有此擔憂,因為加考一科自然科的意思其實等於加考4科:生、化、物、地)

到底什麼時候申請入學?
1、5月中:(分科考試前)
觀點1.  高三下失去完整性、P無法完整、確實被檢視
(雖然招聯會一直說:5月中離學期結束只有一週,意思是影響不大,但實際上大家都知道,學生可能為了備審而無心上課,而且三下的成績真的不會被看到,確實是會影響下學期的課!至於有些教授說:完整性沒那麼重要,那乾脆就像以前一樣,3-4月就開始申請入學好了,何必延後?)
2、七月初:(分科考試後)
觀點1.  七月才甄選有點太晚,甄選、分發兩種入學管道分開進行,學生可以重新審視自己,且學生多會希望早點確定學校,若能高中畢業前能確定錄取的大學較好。
(七月甄選在作業上確實很趕,也可能更沒機會確實審視P1)
--------------------------------------------------------------------
(以下是我自己意見)
我們尊重高中生的意見、需求嗎?
身為教育圈的一份子(雖然退休了但自認仍為教育人),聽到223招聯會的方案,加上藍偉瑩主任的沉痛呼籲,我很心急,第一個想到的是:這樣自然科的「探究與實作」會不會掛羊頭賣狗肉,被拿去上「考試的內容」?然後想到:為什麼高中生不發聲呢?他們為什麼不表示意見?

經過今天的爬文整理(沒在高中任教、學生、小孩都脫離考大學的階段,其實我連現行招生方式都不清楚,更不用說這兩個新方案),搞好久,總算稍微理解了雙方的「機會」與「困難」,只是也還不知道可以如何解決....,突然覺得我原先的想法:應該聽聽高中生的意見,其實是不切實際的!!因為如此錯綜複雜的事件,實在不是高中生能處理或可以處理好的!!要尊重顧客最好的方法不是去做意見、需求調查,而是用專業知識、能力規劃出各種有利的方案,並向顧客解說後,由顧客來選擇!!我們教育界的夥伴們,現在不是互相怪罪的時候,我們一起來想想怎麼做對學生最好!!!

2017年2月25日 星期六

一個「要求每一個國民都是專家」的社會

12年國教課綱以培養國民基本素養為目標,但是我們的社會其實是「要求每一個國民都是專家」而真正該負起責任的專家則連國民基本素養都欠缺!
上一篇說了廉價旅遊團的問題,其實在去武陵的途中,我還看到一個更大的問題:從四季到南山到武陵….沿路的河床、山坡種滿了高麗菜,蘿蔔….,路邊堆積如山的高麗菜,寫著”350。田埂上一袋袋的肥料及瀑布般噴灑著的水管,就像菜農滴淌的血汗想到菜農頂著冷冽的霜雪(前兩天才下過雪),辛勤耕種得來的成果卻只值”350”(甚至有110元的),怎樣也無法為買到物美價廉的菜而開心!!
想起前一陣子的新聞報導:「…..受到極端氣候的影響,各種蔬菜生長緩慢,一般市場常見的高麗菜,曾經賣到1500元,….農民見有利可圖,擴大栽培結果造成高麗菜生產過剩,價格跌落到谷底….」,其實這種報導每年都有,只是主角可能變成蔥或西瓜,原因可能是颱風,但結論總是「農民見有利可圖,搶種xxx而某單位買幾百、幾千公斤來「分送」、「義賣」,似乎是一種「幫助」農民的「義舉」。
「農民見有利可圖,搶種xxx這實在是很傲慢的批判,農民種植當然是要有利可圖啊,逐利而為有何不對?而搶種更是外行充內行的說法,你以為一塊地是你種什麼就能長什麼嗎?南山地區會種高麗菜是因為當地的地形、土質、氣候最適合種高麗菜,農民的機器、設備及專業技術也是為種高麗菜而準備的,農民就算能預知幾個月後高麗菜會盛產,也只能冒險種高麗菜(你覺得改種南瓜、葡萄會有收成嗎?),為什麼辛勤、滿懷希望地耕種,卻要被如此輕蔑的嘲笑?這是在教農民「不要種就不會出現產量過剩的後果」嗎
很多事顯示出我們在要求每一個國民都是「專家」,比如:你只不過是種菜的農民,卻要懂得分析半年後的市場風險、要懂得預測幾個月的天氣現象、要懂得行銷;你只不過去搭遊覽車旅遊,卻要會做遊覽車安全檢查(要會查遊覽車牌照、保養、結構…)、要能核對司機上班時數、要會觀察、研判司機精神、體力狀況….、遊覽車投保情形…,發現車子或司機不對,還要有當機立斷、掉頭走人的決斷力!!總之我們要求農民必須是氣象專家、市場評估專家,要求旅遊者必是機械、保險、醫學、法律….等方面的專家,唯有我們成為各方面的專家才能避免生命、財產的損失。
「一個個體做所有的事」這是「單細胞生物」的生存模式,但是我們是擁有眾多人口眾多需求、眾多職業別的社會,是一個超級複雜的「多細胞生物」,我們要能分工合作,由不同的專家去解決不同的問題,比如:農民要能專精種植、採收的工作,而政府的專家則負責設計、執行收購、冷藏、加工的應對機制,如此在產量過剩時可以由政府機構收購,天災產量不足時則能釋出供民眾所需,做到「菜賤不傷農菜貴不傷民」;而遊覽安全問題,也應該是由政府做好嚴格的檢查、規範,做到「能上路的車都是安全可靠的」,讓民眾安心旅遊,至於為做好旅遊安全所增加的成本(如雙司機、車輛年齡等),若實在已危及遊覽車公司的營運,那就不可能做到(只會轉為地下化,更危險),政府難道不能撥一些經費補助這類型的旅遊?比起修花幾億元去修一條馬路或放一場煙火或補助某些特定旅行業者,難道不能花點小錢,補助這些遊覽車業者或司機或民眾?讓遊覽車業者有客可載,讓民眾能安心,放心搭車旅遊,這不是更有意義嗎?

當農產品價格暴漲暴跌時、當遊覽車司機過勞開車時,究責的對象難道只是這些農民、業者甚至民眾嗎如果農業產銷、觀光發展、甚至教育制度、核電廢不廢….這些都要由民眾自己當專家來解決,那我們為什麼要花那麼多錢養政府官員呢?

2017年2月24日 星期五

一個”做這個不行”、” 做那個也不行”的社會

今天參加補校學生(都是阿公阿嬤)的同學會,大家談起:一天行程的旅遊要下架了,許多人都唉聲嘆氣:有的人是好不容易揪到同伴要去苗栗一日遊,這下泡湯了;規劃中的年度同學會旅遊也要改成兩天,但兩天的花費高、抽不出時間、而且多數同學不習慣在外過夜,體力也不足看來是辦不成了!也有的學生家裡經營遊覽車業,千萬的貸款還在,但沒生意可做了
蓆間也談及很多人都有參加蝶戀花之旅的經驗(其實我的退休老師同事也很多人參加過,我本來也想去的),問起為什麼會去參加這種旅遊?他們說:方便,自主,多元,而且便宜!!
以老人家而言,還能走動但已經不適合開車(或沒車),若想去旅遊,但又不麻煩到辛苦工作的子女,只能:
1跟團--- 但老人家沒在工作了,沒有同事,也沒有同伴,要找到"一車"人一起去旅遊是很困難的,而且跟團都要提早決定,也許到時颱風、或自己生病或家中有事有許多變因,真要靠揪團旅遊,成功率大概一年不到2次吧!!
 2坐公共運輸工具---這種難度更高了,台灣多數的公共運輸班次不多又不直達旅遊點,光是查車班、趕車、換車、走路….就讓老人家退避三舍了,何況熱門地點或時段(像武陵賞櫻)根本一票難求,完全不是為發展觀光而規劃!!
3.蝶戀花型態的旅遊---這種旅遊是指車停在某一定點,人到集合點,隨意挑喜歡的路線,上車,隨時發車、送到定點下車自由旅遊參觀、固定時間再載往下一行程。這種旅遊的最大特點是還給老人家「自主」的權利,不必看人臉色、不必揪團、不必擔心天氣可以輕鬆玩很多地點,可以認識新朋友(也可以獨來獨往不和人攀談),規劃的路線多元又便宜,所以很多老人家看天氣不錯,拎個包,帶點食物就旅遊去了,台灣的旅遊業其實有很大一部分是靠這些老背包客撐起來的,而旅遊業者也擔負起照顧老人的社會工作!!
但是武陵賞櫻團出事之後,大家把「蝶戀花型態的旅遊」當成毒蛇猛獸,除了怪旅遊公司、司機之外,也「檢討」起遊客:貪小便宜、沒有危機意識、車那麼老舊不會看喔、甚至「台灣生活便利是犧牲勞工健康換來的」,好像選擇廉價團就是一種罪,貪廉價出事活該!! 政府則雪上加霜提出「雙司機」、「每天不得開超過300公里」、「危險路線下架」這種「不要出去玩就不會翻車」的對策,只差沒說:「沒錢的老人就乖乖在家就好,幹嘛啪啪造」這種話。至於在陸客團減少,台客低價團下架之後,遊覽車公司活不活得下去?大概有人會說:要轉型啊,不轉型被淘汰,活該!!
幾時台灣變成一個做這個不行做那個也不行的社會??
買個吃的,有黑心食品有農藥;旅個遊,有老舊車、有過勞司機;養個雞、鴨,有禽流感;種個菜、稻,有颱風;念個書,有黑箱課綱….;上一輩子的班,有強盜搶你的退休金
萬能的政府啊,別只會說:”做這個不行”、” 做那個也不行”,請告訴我做什麼才行!!
(還是來看個廉價團的美景吧)




2016年12月26日 星期一

從「納粹風波」看素養課程的重要性

有關高中生扮演納粹風波---教育部做出懲處(收回優質高中的補助)校長請辭很多人寫了評論、很多人批評高中生反彈,我的腦中突然跳出107課綱的「自主學習溝通互動社會參與」三大素養!! (107課綱核心素養的三面向是自主學習溝通互動社會參與)

老師沒教?黨國教育?自主學習吧!
這次風波中被罵(檢討)最多的大概是歷史老師、歷史教學了,因為學生之所以會「無知、不知史實」、「無感、不能感受受害者的恐懼、悲憤」都是因為課本沒教或老師只教考試的知識;有些人可能不忍(不屑)苛責學校、老師、學生,所以升高層級把矛頭指向「黨國教育」、「帝國主義崇拜」,找到可以加大火力去撻伐的對象!!
這些反省、檢討有道理嗎?如果事情發生在幼稚園或國小甚至國中生身上,那麼老師、學校、教科書、課綱、政黨通通應該被批評,因為你們是這群孩子唯一的知識來源!但如果對象是高中生、尤其是社會大眾,你對「納粹」有「錯誤」的認知,可以把責任推給以前教過你的歷史老師或幾十年前的教材嗎?那是否表示離開了教科書、學校老師你就完全沒學新的東西了?
從網路的回應來看,多數人的確是「離開學校就不學習、把學校(老師)…當唯一知識來源」,但從這次事件,我們應該學到「學校老師、教科書教的不一定對、未來世界會有一堆老師沒教過的事等著你」,所以面對未來世界,如果我們要能更正確、更有效、更好的適應、生存下去,那麼自主學習能力---碰到新情境、新問題要有能力去學新的知識、找新的解決方法 是不可免的。新課綱強調「自主學習」,就是要我們教學生「學習如何學習Learning how to learn」,這真的是比「學多少」更重要的事啊!
崇拜或諷刺? 與世界溝通互動的方法
這次事件肇因於老師和學生對「納粹」的SENSE不足(可以稱為無感吧?),「納粹」在世界是一個「禁忌」的題材,因表演「納粹」而鬧出的糾紛也不在少數,光復高中的學生在事前和老師討論時就知道會有爭議(來自光復高中學生的信),但是他們以為「我們欣賞的是他們的紀律及忠誠和美學」、「我們不希望再有戰爭」、「我們想把精髓給表演出來諷刺那種冷血的獨裁」,「我們並沒想到會帶給自己這麼大的風波及冷嘲熱諷」。這群師生以自己的方式、標準去解讀納粹,用自己的做法(COSPLAY)去傳達他們的諷刺,但這些「符號的解讀與運用」卻和世界不同,不被世界(如以色列和德國)接受,所以引起軒然大波!!
各個學科的學習其實都是在學「符號運用」及「溝通表達」,比如自然科學必須學著如何去觀察自然現象、去看圖表、去看反應式、去看科學家的研究過程和結果….,我們是透過這些符號運用去學科學家的智慧、研究方法、自然現象當然我們也要學如何運用符號去表達我們的探究成果,去和別人溝通互動!我想在歷史科的學習也是這樣吧?學「納粹」這段歷史並不是只有時間、地點、事件、人物這些知識,更重要的是:「納粹」這個符號(旗幟、服裝、戰車、手勢、做過的事…)在世人眼中、心中的意義,當你穿著納粹軍服、開著戰車、喊著口號這樣的符號運用很難讓世人解讀為「諷刺獨裁」啊。造成這種錯誤解讀的遠因應該和我們的教學中「太(只)注重某些符號而忽略了符號更深層的意義及運用」有關,所以教學方法、學習活動才是真的該檢討的對象吧!
「究責」或「補救」?如何讓人放心「社會參與」?
整個事件從學校活動發展到高度「社會參與」,而且還可能繼續擴大,只是這個社會參與不是朝向共好,而是用嘴砲互相廝殺,大家都傷痕累累!這次光復高中的師生在網路上受到幾近霸凌的批評,所以學生學到….對於這種爭議性主題還是少碰為妙,這真是最不好的結果啊!如果大多數人對於爭議性主題採取消極的態度,不表明立場,但是爭議性議題並不會因為大家的冷漠而獲得解決或有共識,這樣對社會的發展是不利的! 理想中,每個公民都應該積極參與社會事務而使社會更美好啊!!
12年國教課綱強調「社會參與」,就是希望在各項議題上都能培養積極參與的態度、方法,在參與中形成個人的價值判斷,最後做出道德實踐。如:學生們(或社會)如能對「納粹」這個國際議題多一些參與討論,就能了解納粹的作為違反了人權,人性,所以判斷他是不道德的、該受譴責的!這些社會參與的經驗也會讓我們對其他議題(如多元文化、環境議題)做出價值判斷而能對社會有較好的影響。光復高中這次的事件,其實對所有國民都是「補救」教學的機會,我們全體國民都應該重新、加強認識「納粹」議題、學習對歷史事件的價值判斷
可惜教育部的「究責」、網路的嘴砲讓我們失去了共同學習成長的機會!

我還在期待這個事件後續能發展出對社會共好的模式!!

2016年12月24日 星期六

每個老師都該演一堂課---公開課紀錄(二)

上一篇議課記錄主要是寫理化科張揮鈺老師的課堂,這一篇我想略去教學而把重點放在如何透過共備設計課程。
共備做哪些事?誰先誰後?
其實共備風潮早在幾年前的台灣教育圈就已形成了,尤其國中自然科應該可以算開風氣之先,參與率(參與人次/全體自然科教師數)也數一數二吧?在經驗中,許多老師抱著來學新奇、有趣的教學活動(自然科有太多科學遊戲可玩)」、「帶實用的教具回去」的想法來研習,但是我認為各種「小撇步」、「遊戲」、「教具」應該是組成課程的基本單位,比較像一個個體上的"單一細胞",把一團"細胞"放在一起並不能組成個體,細胞必須跟功能不同的其他細胞組成組織、器官、甚至系統才能發揮功用、生存下去。課程的組成也一樣,要先釐清我們要打造的是能發揮哪種能力的課程(即課程目標為何),再根據這些目標去調整、改造「遊戲」、「教具」讓他們能組成課程。所以先釐清課程目標(課程可以一個學習階段、一學期、或最少是一章、一個單元為單位)再決定要選那些教學活動、如何進行?最後才是決定教學策略(如何獎勵、講哪個笑話….)、設計學習單等細節。
這次生物科的單元由於共備的老師分散在不同學校,所以他們是採先分配每個老師負責的次單元,先寫教案,再組合成一個大單元”的方式,造成次單元間的脈絡和目標比較不連貫,在修改時花了些時間去調整!!

pe計劃與執行」的教學
這學期宜蘭自然與生活科技領域的共備主要的發展方向是:配合新課綱「探究與實作」的理想,研發課本教材的探究化,也就是帶領學生以探究的方式學習課本內容。而這次的公開課我們設定的目標是:演示(沒錯輔導員的公開課其實是一種教學演示)如何帶領學生進行「pe計劃與執行」,所以當兩位擔任公開課的老師把教案給我(我也是共備成員)的時候,我檢視的第一個重點是:老師如何帶領學生辨明多個自變項、應變項,學生是否能規劃具有可信度(如多次測量等)的探究活動(PE-IV-1)。我希望呈現的不是學生照著老師或課本設計好的步驟進行實驗和紀錄,而是各種自變項、設計實驗都能在老師指導下由學生自己提出。不過pe「計劃與執行」的前提是觀察時有做到「定題」,有了「問題」才有後續的「問題解決」阿!所以我以下的7點學生應有的表現來檢視教學活動的設計

以「恆定性與呼吸作用」為例
這次生物組要演示的是呼吸單元(原規劃含恆定性與呼吸作用(呼吸運動頻率的調節)、呼吸器官、植物的呼吸作用)中的「恆定性與呼吸作用」,主活動是以「吹氣進裝有二氧化碳的瓶中看混濁度來比較運動前後呼氣的差別」。
先有ask才有有計畫的觀察
拿到教案(以四格教案呈現起、承、轉、合)時,我看到在的階段即已出現運動前後呼吸運動改變的觀察,我和原作者討論:(為方便討論以下的呼吸指的是呼吸運動, Q A是我和宛青老師的討論)
Q:應該在學生提出某一問題(定題)後,老師才接:「那我們來測測看運動前、後呼吸有沒有不同吧?」,而不是直接說:來測測看運動前、後呼吸的不同,由學生提出問題,學生才能意識到為什麼要觀察運動前後的呼吸改變?要觀察什麼?所以老師應該要製造情境引導學生提出問題,你覺得所謂的「某一問題」應該是什麼
A:…應該是學生知道運動後呼吸會變快….但不知道為什麼會()變快如果他們能提出:呼吸變快是為了吸入更多氧(或呼出更多二氧化碳)嗎?這樣的問題,就能很順的帶入這個主題….
Q:對,但是這是呼吸的第一節課,我們要幫學生把有關呼吸的先備知識連結起來,他們才有可能想到運動需要能量所以需要吸很多氧所以呼吸應該會加快,於是起的活動變成:

提問1
扣除外力重傷生病之外,生物在哪些情況下會死亡?(預計學
生能提出(沒呼吸、心跳、食物),
再讓學生解釋(沒呼吸、心跳、食物)為何會死亡?
老師統整:養分+氧  產生  能量 +CO2,稱為呼吸作用
提問2
生物在什麼情況下會耗費較多能量?(運動、思考、寒冷….),這些時候生物的呼吸運動會如何調節?( 呼吸變深(深呼吸),快(喘氣))
討論這兩個問題之後老師才能順勢說:運動需要能量所以需要吸很多氧…所以呼吸應該會加快?變深?或有其他改變?我們來測測看
 我認為必需經過這一番情境安排之後學生才能有計劃觀察,才可能發現新問題---呼吸變快但變淺….這樣吸入的氧有變多嗎?此時老師才能說:(測氧比較難)可以測呼出的二氧化碳,於是老師來教如何測呼氣中的二氧化碳(應變變因)也就是示範「吹氣進裝有二氧化碳的瓶中,看混濁度變化….
(到這裡做了上圖中的1.2.3
提出多個自變項才知道要控制那些變因
當老師示範「吹氣進裝有二氧化碳的瓶中,看混濁度變化….」時可以強調:如果同樣吹氣10秒,能使石灰水變得較混濁的表示含較多二氧化碳…(這是我們要觀察測量的項目、是應變變因)…,但會影響石灰水變混濁的因素不只是吹氣量,此時提問:你們覺得還有哪些因素會影響石灰水變混濁的程度(讓學生注意觀察示範動作裡的一些因素)?學生可能會提出:石灰水的量、瓶子大小、吹氣的人的差別、吹氣的人有沒有運動,這就是PE1說的提出多個自變項。接著老師可能選一個不是最重要的變因來示範實驗組和對照組,把最重要的變因,如有無運動(運動前後)留給學生自己設計!


每次公開課,總是太貪心.....
以上是我們預計要「演示」的PE教學,不過其實很難在一節課內完成,我們的規畫是太貪心了!!而且由於在起和承時提問太多,所以在定題的部分花太多時間,只完成了觀察與定題,而計畫與執行則有點匆忙,觀課的謝惠娟老師說的這段話其實是很深入有看到重點的(發現我們的老師在觀課時都不是看熱鬧而是看門道啊!)
我想要回饋給優秀的宛青老師,宛青老師公開分享的課程設計Po(觀察與定題)很完整,在宛青師循循善誘引導下,孩子能確實地定題,這""的引導是一次很好的模範。
提問的口條順暢且靈活運用,漸漸將孩子導入老師預設好的陷阱中~完美,這已經是第一步成功。且完整的四格教案架構,在與月鈴師傅的共同翻轉下,没有任何贅述之處,教學重心清楚明瞭。
惟時間運用上未達預設表現,使得Pe引導未見其效果。這點在日後也將成為我們這組教案書寫時,重要考量之一。
總之,今天的公開觀課讓我學到很多,看到月鈴老師能適時機會教育,提點晚輩的心意滿滿,看到宛青老師認真且優秀的教學,只可惜沒能見到揮鈺老師在課堂上的瀟灑,希望下次有機會能繼續學習~謝謝大家!看到大家這麼.勤奮~我也應該好好努力了~加油!

迎接挑戰,邁向卓越
這次的觀課是我們第一次以探究能力的教學為主要演示重點,為了要很清楚的表現出pe的教學,我在共備時要求他們要演出將多個自變項畫成表格的橋段,而且還說:我想把教學錄影分段加說明,旁白,來示範pope的教學所以其實揮玉和宛青老師壓力很大啊!!
演示結束了,雖然我又碎碎念一大堆,但其實我覺得他們都突破了自己的侷限(揮鈺老師是很隨性的,完全不按劇本演出,但這次他自己寫了教學計畫和教案,而且有照我要求的畫表格,宛青老師也很快修正他的pope的引導,而且有抓到核心),我相信當天觀課的老師應該對「探究」多一點認識了,希望透過這次演示我們能有更多夥伴一起來迎接107課綱的挑戰,邁向卓越!!